主题专栏

清明·忆

作者: 禾丰牧业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4-01 14:04:29 浏览: 1733 字体大小:

又是一年青草绿,又到一年清明时。这是个特别的日子,它让我们停下匆忙的脚步,去祭扫去缅怀故去的亲人。

想起毛不易的《一荤一素》。这是他写给已故母亲的歌,歌中描述了他与母亲相处时的点滴,好似喃喃低语却又娓娓道来,满含深情催人泪下。

故人已去,可那些过往却令人念念不忘。

小禾特邀几位禾丰人,打开尘封的记忆,梳理纷乱的思绪,讲述他们的故事,寄托哀思,追忆故人。


特别怀念一位领导——李树怀

我的主要工作是申报项目,经常会接到临时通知要去参加座谈或答辩,通知常常要求公司领导须出席,而李总经常是我的“及时雨”。

一般答辩都比较顺利,可有一次,不同于以往。评审发难质疑我们研发中心提供的资料,而研发中心的负责人正是李总,他情绪略显激动,为了维护公司利益据理力争。遗憾的是,最后我们依然没通过申请。那也是我第一次遭遇工作上的挫败。返程的路上,我很沮丧。

李总看出我情绪低落,他找了一家水果店,买了一大袋水果,和我一起坐在马路边,边吃边教我削苹果,还聊了很多公司的趣闻。很快,我心头的阴霾就烟消云散了。

李总教会了我对待工作要尽职尽责,遇到挫折要及时调整好心态。这些画面经常会在我脑海中浮现,李总对我的关怀我会铭记于心。

——总裁办项目主任 于滢


心怀感恩  面对未来

父亲是2018年8月26日走的。

我和弟弟原本只是想着带父亲去医院看个小病,没想到这一去,父亲就再没出院。医生确诊以后,我们都想瞒着父亲,不告诉他自己的病情,可我和弟弟都控制不住,泪如雨下。父亲却反过来安慰我们,责怪自己为子女增加了负担。

巨额的治疗费让我们捉襟见肘。在父亲治疗期间,公司领导帮助我申请了“爱之翼”基金,以缓解燃眉之急。可父亲的病情依旧没有好转,终究还是离开了我们。

我一直都后悔,没多陪陪父亲。

父亲走后,每个礼拜,没有特殊情况我都会回家陪母亲,一起吃饭聊天。其实变化最大的是弟弟,他比过去更懂事,对母亲的照顾也更细心了。

快到清明了,我和弟弟已经商量好去看父亲,以这种方式表达我们的思念,我们也会尽心尽力照顾好母亲,怀着感恩之心面对未来的生活。

——辽宁天地销售客服副经理 崔芳


怀念我的姥爷

我习惯叫外公为姥爷。

因为父母工作忙,小时候的我每到假期,就会被送到姥姥姥爷家,他们每次都给我做很多我爱吃的菜。但几乎所有的周末,我都是被锁在自己家里。

独自在家,妈妈临走时都会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要给别人开门,谁敲门都不要开。有一次,姥爷大老远来到我家,给我送来了姥姥包的饺子。姥爷敲门,因为记得妈妈的话,我不敢开门,甚至还委屈地哭了。姥爷无奈,只能把饺子放到我家门口,然后离开。因为这件事情,我被家人嘲笑至今。

姥爷已经去世七八年了,我还能记起他浓重的关里口音,想起过去,我和弟弟总是要猜测他在说什么,因为听不懂关里话闹了不少笑话。

清明节快到了,希望姥爷和姥姥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永远怀念你们。

——总部采购助理  毛强


成长

人在不同的阶段,面对生死离别的态度也是不同的。

父亲2004年得了肺癌,我刚上高三,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习,全家人都瞒着我。但是纸包不住火,当我知道的时候,我只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母亲和姐姐带着卖房的钱陪父亲去了医院,还不忘告诉我要好好学习。我那时只有害怕,害怕失去父亲。

2018年,父亲身体不适,从家乡小城到省会再到北京,几经周转,最后被确诊为非典型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当医生说父亲已经无药可治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原来死神就是一直在我们身边,那种无力感我必须去面对和接受。

日夜陪伴父亲三个月,缘分走尽。悔恨自己多年对家庭的疏忽,应该拿出更多的时间感恩和陪伴我们的父母。生死只在一瞬,我们都要珍惜身边的人。

——派美特宠物医院连锁机构运营总监  谭丽媛



清明祭


一朝春露百花开,

柳绿桃红草青,

万千气象一时新,

流年似水转,

一岁又清明。

微寒清冷雨纷纷,

孝而为无愧心,

莫待亲离空洒泪,

人世悲欢合,

往来古成今。

清明,

是一把留给故乡的泪,

那些远去的记忆,

一转身,

全部开放在故乡的山头。

都说,

没有亲人安息的地方,

算不得故乡。

黄裱纸燃成的晨昏,

足以搅动血脉中,

那一堆蛰伏的情感,

添一捧新土,

插一支柳荫,

每一年攒积的思念,

年年今日,

又把亲人忆。

追忆曾经的美好,

一壶酒祭奠过往的追思,

一缕香寄托未来的希望,

点一盏心灯,

寄托无尽的思念。

祝福亲人们一切安好,

祈求我们岁岁平安。


——黑龙江禾丰叉车保管员  王红伟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与禾丰的专属记忆